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梦江南|安庆,安庆

2022-10-02 13:17:53 4997

摘要:这是一年的春夏之交,应怀宁好友张先生邀请,到安庆小驻几日。坐在宽大的接待室,我抬眼望向窗外,不远处屹立着的一座古朴之塔跃入眼帘,“振风塔”“迎江寺”,那是长江名城宜城安庆的著名标志。儿时,我们随大人走十几里沙石路赶到复兴镇小码头,坐上长江上...

这是一年的春夏之交,应怀宁好友张先生邀请,到安庆小驻几日。坐在宽大的接待室,我抬眼望向窗外,不远处屹立着的一座古朴之塔跃入眼帘,“振风塔”“迎江寺”,那是长江名城宜城安庆的著名标志。


儿时,我们随大人走十几里沙石路赶到复兴镇小码头,坐上长江上的小火轮,我们时常扶着栏杆,久久地望着滚滚奔流的长江东逝水,当这座迎江而立的古朴之塔映入眼帘,就知道向往以久的大城市安庆到了。

这座塔与安庆文脉相关。据说在明代以前,安庆一向文风凋敝,从来没有出过状元。有位星相家端详了地形后,认为安庆一带江水滔滔,文采曲星难以在此扎根,必须建一座塔镇之。说来也怪,自振风塔矗立起来后,境内文风果然日见昌盛,才人辈涌,明清民国数百年间,不仅出了父子宰相张英、张廷玉,著名文人姚鼐、方苞、朱光潜、状元赵文楷等,还形成清代文坛影响力最大的散文流派“桐城派”。

小时候,父母通常会安排住在迎江寺附近的大旅社,那是一种房间里面住着七八位人的大通铺,条件简陋,但经济实惠,这一切对儿时的我们都无所谓,而那一顿包子盛宴才是我们的最期待。安顿好后,父母立刻领着我们到附近的包子铺买小笼包,店家会将热气腾腾肉包子放入新鲜碧绿的荷叶里。回来的路上,爸妈手托着满是包子的荷叶,哥俩一只手抓一个包子塞到嘴巴,另一只手又伸向荷叶里的包子,一家四口还没回到旅社,两兄弟已经秒杀荷叶里所有包子。

母亲会经常讲相同的一个笑话:有位宿松人坐着小火轮到安庆出差,到处打听哪里能吃到“小轮包子”,加之满口的宿松腔,安庆人都听不懂他所说的“小轮包子”为何物?逗着我们哈哈大笑。

从广义上讲,长江畔也算是江南,有着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”的春意,有着“天高云淡,秋高气爽,大雁南飞,芦荻飞花”的秋色。但也有让人提心吊胆的夏季汛期,长江洪水咆哮泛滥,即使不冲毁堤坝,也时常内涝成灾。那个时节,父亲到长江堤坝上日夜抗洪,经常连续数十日不归。


如今,当我们沿着长堤漫步,只见这里筑起了钢筋水泥的长堤,牢牢锁住了这条桀骜不驯的长龙,天堑之上也飞架起一座雄伟的安庆跨江大桥,而滚滚长江之上大小船只穿梭往复,长江仍然发挥着黄金水道的重要功能,心中无限感慨。

记忆中安庆胡玉美豆瓣酱也令人难忘,这款美味曾获得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,其实创办人胡兆祥是从老徽州婺源迁来的新安商人。前些年,有友人从家乡带来胡玉美豆瓣酱,立即勾起我儿时的记忆,马上开瓶品尝,可是入口已无儿时豆瓣酱的鲜美。询问起当地友人,他说不光是胡玉美酱,连小笼包子、江毛水饺也已无昔日的味道,因为原料的变化,还有匠心的缺失。昔日那些走村串巷补锅补碗的安庆桐城人,挑馄饨担叫卖的安庆怀宁人,还有兑鸡毛鸡胗皮的敲板糖人,连同我的童年美好时光,都已经远逝了。

但在时代的大潮中,怀宁江镇人却创造了一个奇迹:在整个长三角各地经营包子店铺的几乎都是江镇人,不知不觉做大成一个可观的产业,怀宁人在上海创立的“芭比包子”连锁品牌公司已成功上市。

怀宁距离安庆城区不过半小时车程。夜回怀宁,陪同的七八位当地朋友中居然有三位为校友,其中两位为县领导,安徽大学作为本土高校,其校友遍及全省各地。朋友们特意安排县文联主席钱先生陪同,他对当地历史文化如数家珍,对文化传承颇有心得。两人又谈及皖河畔老县城石牌古镇,它曾是黄梅戏和京剧两大剧种的重要发源地。

遥想当年,在徽商财富和情怀的双重浸润下,徽剧由狭小的地方戏曲走向长江流域的大舞台,当怀宁人程长庚率徽班进京为乾隆帝贺寿,徽腔徽韵轰动了整个京津,徽剧从此扎根京城,并逐步演变成国粹京剧。而原本只是山野采茶女哼唱的黄梅小调,流传到当时水路码头的石牌镇,又演绎成今天人尽皆知的黄梅戏。

可惜石牌镇没有得到很好保护,整个古镇早已完全面目全非,我也无奈打消了去一趟的念头。饭后,两人边走边聊,不知不觉走到附近的广场,那里集聚着一大群自娱自乐的戏曲爱好者。当黄梅腔响起时,一种熟悉的亲切之感油然而生。

夜深了,节日回家探亲的张兄与夫人从家乡潜山匆匆赶到宾馆,怀宁是他现任职地,他到来只为再挽留我住上几日。在好友的热情相邀下,只能恭敬不如从命。其实,留下原由除了老友的热情,还有对怀宁、潜山两地深厚人文的神往。


怀宁是文化名流辈出的地方,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、“两弹一星元勋”邓稼先、当代著名诗人海子,连母校安徽大学两任校长王星拱、程寅生先生均是怀宁人。这里还曾诞生了中国第一部长篇叙事诗《孔雀东南飞》,成为汉乐府诗发展史上的巅峰之作。

海子是当代诗坛传奇人物。1979年,年仅十五岁的海子以安庆高考状元身份考入北大法律系,而十年后,在他二十五岁那年,又以卧轨方式结束了短暂而传奇的一生。在短短的人生中,他用狂飙的激情创造了近二百万字的诗歌,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“姐姐,今夜我在德令哈”早已脍炙人口,广为流传。


海子父亲在当地是一位知名的裁缝,我在宁波的朋友说,小时候他们过年穿的新衣服都是他父亲做的。海子的纪念馆建在他家故居的旁边,打理博物馆日常事务的是他其中一个弟弟,海子的三个弟弟都没有受过高等教育,有的还在外以打工为生。他的父亲已经过世,老母亲今年七十余岁,身体尚健康,老妈妈显然与县里陪同朋友很熟,她笑着说,今年自腌的咸菜味道不错,送些给大伙都品尝下。


陈独秀雕像

“五四”运动旗手和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陈独秀先生是怀宁人,但故居所在地已划归了安庆城区。他出身豪门大户,家中老宅据说多达五千多平方米,他早年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。陈独秀纪念馆面积也不小,但在这一级领导人纪念馆中算是普通的,也许是因为对独秀先生定性还存在一定争议。展览上有小平同志的评价:“陈独秀同志,瞿秋白同志,还有李立三同志,这三人不搞阴谋诡计。”这句话很耐人寻味。不远处是先生的墓地,三面环山,四周植松柏,墓前有一池清水,显然是近几年整饬一新的。


第二日去的潜山,是张兄故乡和曾工作的地方,这次算是故地重游。潜山曾为古皖国都府,安徽简称“皖”由此而来。汉武帝驾舟南巡时,弃舟登岸巡视此地,欣然将境内天柱山命名为“南岳”。

我们参观的第一站是所中学,这勾起了我心中的疑问。当走进校园我才万分惊讶,没有想到这所叫“野寨中学”的校园内竟隐藏着一座忠烈祠,还有一段不为人知催人泪奔的故事:昔日国民革命军一七六师将士,即淞沪战场上的十九路军,历经常熟战役、武汉会战等大小上百场战役,3713名将士血洒战场,为国捐躯。为了安放抗日英灵,皖鄂十三县乡绅于1942年共同发起响应,集资建立了这座忠烈祠。虽经四处极力收集,却只收得985名英烈遗骸,安葬于此。又修建了景忠中学,取“景仰忠烈”之意,希望学子们继承先烈之风,为民族崛起读书,后又改名今天的“野寨中学”。学校陈列馆里,有蒋介石、蒋经国、陈立夫、马英九等许多近现代名流的书法墨宝,为纪念捐躯烈士专门题写。


著名的三祖禅寺所在地也在天柱山,它在佛教最大门派禅宗里的地位甚高。陪同的乡贤王老先生曾是野寨中学负责人,他说寺与祠都曾遭受到毁坏,能重建忠烈祠和三祖禅寺皆得一位奇人相助,此人为香港潮汕籍巨富之子,几年前来三祖禅寺隐姓埋名,出家修行,成为佛门中的宏建和尚。他出资数亿重建了三祖禅寺,又因与王老先生有缘,捐建进口红木、金砖及资金重修忠烈祠。观他的照片,年纪约四十,法像庄严,面带慈悲。

如今我们看到的三祖禅寺建筑几乎都是重建的,并没有太多看点。而寺院后面的山谷里,却是著名的石牛古洞摩崖石刻,这里林木茂盛,碧溪潺潺,甚是清雅。陡崖石壁、溪间石块上,集中了李公麟、王安石、苏东坡、黄庭坚等先贤大儒近三百方石刻,长达一千多米石壁长卷,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。


古代文人骚客常喜玩“曲水流觞”游戏,即三五好友知己聚坐溪边,从上游以盛酒的陶杯浮水而下,若杯在谁面前停下或打转,此君即举觞为饮,在山水间欢笑中留下许多诗篇。此次,幸得近距离观赏前辈之珍贵墨宝,尤其是荆公王安石先生留下的妙句“水无心而婉转,山有色而环围。穷幽深而不尽,坐石已忘归”,印象深刻。旅游导示牌上介绍这是王安石三十岁在此任通判时所写。我记得,王安石二十七岁在鄞县任了三年县令,如此推算,似应由鄞县调任至此任舒州通判,一查史料果如此。

参观另一座国家级文保单位晋代古塔,是一座安徽省最古老塔,名曰“太平塔”,却在太平军占领时,被其烧毁塔内木梯,真是彼“太平”不惜毁此“太平”!附近有近代“鸳鸯派”作家张恨水先生纪念馆,还有文物考古陈列馆,收藏了三祖禅寺重建时挖到的地宫珍宝,其中尤以宋皇帝御赐的七枚佛祖真身牙骨舍利最为珍贵。

皖西南一带张氏祖庭最早落户在潜山,桐城张廷玉父子尚书、张恨水皆出此一脉。原以为浙江一带修宗祠之风为烈,没有想到新修建的张氏宗祠前后进三大院落,朱门高墙,飞梁画栋,规模宏大,气势非凡。此时,恰有京师、苏州张氏同宗二十余人来访,主人特意在夜晚安排了一场黄梅戏专场。潜山不愧为黄梅戏之乡,演员大多为国家一级或二级演员,艺术水准相当高,着实过了一把黄梅戏瘾。


想起儿时,每到逢年过节,常有群众业余剧团演出黄梅戏,台下的我们经常指指点点,哪个丫环是邻居扮演的,哪个公主是某个同学姐姐扮演的,也经常为她们的扮相忍俊不禁。


怀宁人聪明勤奋,在外经商成功者颇多,近年来回乡梓投资者日益增多。参观的农庄便是一位在浙江创业成功的怀宁籍企业家。前几年,他回乡建了数千亩的苗木基地,以及这座颇具规模的农庄。一些项目效益其实一般,回归故里的企业家们似乎并不太看重,这好似明清那些在外拼搏多年的徽商,走得再远,总还是要落叶归根的。

天柱山有着极佳的自然人文景观,风光不逊黄山九华,而在原生态方面则胜出一筹,又得世界自然遗产桂冠,但旅游观光业一直是不温不火,有点遗憾。

但也极好,若来了无须看人头,无拥挤有清幽,反倒能静静一品其绝美风光!


作者简介

陈鸿,海曙区文联副主席,宁波大学和宁波市委党校客座教授,宁波作协散文创委会主任,在人民日报海外版、散文百家、民主与法制等已发表各类文章三百余篇,已出版个人作品集《百味一品》、散文集《斯地放歌》,《斯地放歌》和长篇《大地烟云》列入宁波市重点文艺创作项目。

来源:宁波晚报,作者梦江南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